萬書閣小說網 > 長寧帝軍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夜局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夜局(第1/2頁)

回到書院,沈冷把包裹打開取出那套鎧甲又仔細看了看,這甲胄雖然已經有數百年歷史,可是保存的極好,沒有破損,顯然時常會有人精心保養。

這么看當然看不出來甲胄的材質,只是從觸感到分量都足以證明這件甲胄的價值。

沈冷隨便取了一把普通的匕首過來,在甲胄上用力劃了一下,甲胄上只留下一道淺淺的痕跡,用手在刀痕上抹了一下,刀痕更淺幾乎已經看不到。

沈冷手里的東西哪有什么不好的,哪怕就是這把普普通通的匕首也是精工打造,不管是鋒利程度還是堅硬程度都非凡品可比,再加上他的腕力,居然只是在鎧甲上留下一道如此淺的痕跡,可想而知這鎧甲有多堅硬。

沈冷沉思了片刻,把鎧甲平鋪在桌子上,右手握住匕首朝著鎧甲猛的一刺,隨著當的一聲脆響,那把匕首居然崩斷。

再看鎧甲,其中一片甲片上留下了一個小坑。

于是沈冷的臉上就露出喜色。

這鎧甲分量沉重,如果是尋常壯漢穿在身上也會行動不便堅持不了多久,別說再有什么劇烈動作,光是穿著鎧甲就能累死人,除非是有神力者,耐力也好,孟長安自然是沒問題的。

所以沈冷對這套鎧甲越看越喜歡,腦海里甚至已經浮現出把這套鎧甲交給孟長安的時候,那家伙臉上是一種什么樣的表情,那表情總結起來應該是四個字就能表達......欲拒還迎。

嘴上說不要,身體卻會很誠實。

“悶騷?!?br/>
沈冷自言自語了兩個字,然后忽然間想到了什么,低頭看了看那鎧甲。

他伸手在鎧甲上抹了抹然后放在鼻子前邊仔細聞,片刻之后沈冷的臉色就有些不對勁。

腦袋里嗡的一聲。

廷尉府。

千辦聶野快步從外邊進來,看到韓喚枝正準備收拾東西回家,他上前一步抱拳俯身:“大人,有些不大好,出事了?!?br/>
“嗯?”

韓喚枝臉色一變:“這個時候還能出什么事?”

聶野走近了之后說道:“剛剛審問的犯人叫姚久兒,是姚朝宗的親信,也是姚家旁支的人,原本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姚朝宗看他機靈做事也用心就留在身邊調遣,剛剛我審問的時候他忽然招供了一個消息?!?br/>
“什么?”

“他說......姚朝宗出事之前曾經拉攏過大將軍沈冷,并且送給沈冷一套祖傳鎧甲,叫猥鱗甲,是姚家祖上當年跟隨太祖皇帝開國征戰之后所穿,也是當初太祖皇帝親賜,這鎧甲給了沈冷之后,想讓沈冷幫忙安排人進水師為將?!?br/>
韓喚枝一擺手:“不可能?!?br/>
聶野道:“屬下也知道不可能,姚久兒就是這么說的,信誓旦旦,還說沈冷拿了東西卻拒絕了姚朝宗,姚朝宗一怒之下就要到陛下面前告沈冷,拼個魚死網破,但他下手沒有沈冷快,被沈冷直接設陷阱把他抓了?!?br/>
“那也不可能?!?br/>
韓喚枝道:“先不說沈冷根本不可能會收姚朝宗的東西,就算是沈冷收了又沒打算給姚朝宗辦事,他完全可以殺了姚朝宗,為什么要抓個活的回來交給我們廷尉府?難道沈冷就不怕我們審問出什么?而且姚朝宗如果是想和沈冷魚死網破,都已經被關在廷尉府里了,為什么他之前不說,反倒是他手下

一個小人物招供了?這不合常理,沒有一處符合常理?!?br/>
聶野問:“姚久兒說是害怕報復,大人,現在怎么辦?”

“口供呢?”

“口供封存了?!?br/>
聶野臉色難看的很,猶猶豫豫的說道:“可是......”

韓喚枝知道聶野在擔心什么,陛下把廷尉府捧起來到了一家獨大的地位,權限比刑部還要高的多,凌駕于所有衙門之上,但是陛下并沒有放松對廷尉府的監管,這么一個龐大的衙門而且權限如此恐怖,如果不控制好的話就會出問題。

所以,每一件涉及到官員的案子,參與審問案情的人都有宮內的人,大內侍衛處的人輪番到廷尉府這邊來,不會是固定的人,而是不定期的輪換,這樣也是為了避免大內侍衛處的人在這時間久了會被廷尉府的人收買以至于沆瀣一氣。

所以,每一次審問做筆錄的時候,都有大內侍衛處的人在場,筆錄也會一式兩份,不容有假。

聶野不擔心廷尉府的人,廷尉府的人沒有人會信沈冷會做這樣的事,他也不相信大內侍衛就信了這種胡言亂語,可是,如果僅僅是廷尉府的人這事韓喚枝就能壓下來,根本就出不了廷尉府,然而有了大內侍衛處的人,如此緊急重要的消息,他們會立刻送進宮里。

“人走了?”

“已經走了?!?br/>
聶野道:“那個人招供之后,大內侍衛處的人就說此事重大要盡快回宮,我又不好攔著......”

“你派人回我家里一趟,就說我有要緊事今夜回不去了?!?br/>
韓喚枝吩咐了一聲,然后大步往外走:“我們再去問問姚朝宗?!?->>(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2002福彩3d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