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嘎嘣脆(第1/2頁)

十年間,除了總結出修煉第一定理,無數次和黑煞怪物的戰斗,讓魏龍徹底完善了自己的戰術,并且每一次對陣強敵,貫徹執行這個戰術已經成為了本能。

一句話概括。

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出最高的攻擊傷害。

用四個字來說,就是一波帶走。

具體表現就是,以身法‘靈犀縱橫’閃現,到了敵人面前,不考慮防御,將全身力量以及凝練出來的百滴一元重水,用神異‘究極之力’擴大,剎那間傾瀉所有的攻擊。

整個戰術,清晰、明確、有力。

在十年的戰斗中,無數次證明了這個戰術的成功。

首先,在魏龍心中,只要確定了對方是敵人,那無分男女,還是荒獸或者黑煞怪物,摧毀對方的生命,在戰斗的那一刻就是第一目標。

在這個第一目標之下,所有的一切都要放在一邊。

戰斗之初,往往是敵人最為緊張,同樣也是最為謹慎的時刻。

魏龍在第一手攻擊直接用出大招,出其不意,一直以來都有很好的效果。

當然。

這個戰術他一般只針對摸不清楚實力的敵人,普通的黑煞怪物或者荒獸,他都不會執行這個戰術,因為容易失去戰力品。

他一拳,是真的能把人打爆。

字面意義上的。不開玩笑。

這個戰術,有一個名字,叫做‘一波流’。

在‘一波流’戰術體系之下,還有兩個分支,一個是以‘燃血遁’為執行要點的‘打不過就溜’戰術。

比如對方隱藏了實力,看似命輪圓滿,實際上是金丹,那么‘一波流’已經是魏龍所能做到的最強攻擊了,還錘不死對方,三十六計只能走了。

第二個分支。

是最近開發出來的,單挑不過可以叫張子新等人一起群毆。

如果還打不過,就可以用張百川長老賜予的‘赤心羽’了。

顧傳云已經被夏詠蘭處理好了傷口,他眼睜睜看著魏龍一拳送走了上官素雅。

這個女人將他們前探隊玩弄于股掌之間,如同貓戲老鼠,而如今卻死了!

前一刻還威風凜凜氣勢滂沱,放言“你們全都要死”,轉眼間連個全尸都無法保存。

這樣的結果太荒唐了!太荒誕了!

也許是仇報的太快,像龍卷風,顧傳云根本無法想象,為什么這個年輕如此的強!

僅僅交戰的余波,就能讓在他心中無可抵抗的噬金獸死去!

那可以遺種的直系血脈??!

那個女人是圣獸門的弟子??!

他們一隊人都死了??!

驚駭!震驚!無比震驚!顧傳云望向魏龍的眼神,瞪的圓圓的!

張子新六人也是心情復雜。

魏龍剛剛說人家很強,看他樣子似乎沒有多少把握,但是你一眨眼,就把人秒了!

這是怎么回事??!

你擺出一副慎重的樣子,然后敵人過于羸弱,以至于交手只在一擊?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怎么大么?我知道他天賦強,但是這才是十年??!我比他多修煉了小二十年,為什么結果會這樣?”

張子新問自己。

他已經坦然接受了魏龍后發先至的不凡天賦,但,當魏龍出手的時候,他發現,他的想象力嚴重不足。

這位師弟哪里是有真傳之象,而是一個絕世天才般的人物??!

“人長的好看,實力又怎么強!真的是!”夏詠蘭丟下傷痕累累的顧傳云,瞇眼盯著魏龍,只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

“都過來干什么,快愣住??!”

魏龍輕輕跳下噬金獸的尸體,衣帶飄飄,見他們都楞在原地,招手把他們叫過來。

這上官素雅辦事不太靠譜。

將那個顧傳云放到靠近巨鹿城邊緣來,這樣的做法魏龍無法茍同。

殺人就殺人,為什么還要誅心?

折磨人很好玩么!

呵,女人。

圣獸門這個勢力還是挺可怕的,聽名字就知道比靈墟洞天要威風一些,圣獸門的人會不會就在附近,上官素雅上面有沒有人,這都是風險。

還是趕快摸尸走人為妙。

“哇,竟然有儲物袋?!?br/>
魏龍找到無頭尸體,在上官素雅的腰間發現了一個粉紅色的巴掌大小的袋子。

看起來秀里秀氣。

上面鐫刻著奇特的骨文,并有星辰一般的絲帶縫制而-->>(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2002福彩3d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