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閣小說網 > 天國的水晶宮 >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至高無上的救國英雄將于明日抵達他忠誠的伊萊夏爾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至高無上的救國英雄將于明日抵達他忠誠的伊萊夏爾(第1/2頁)

龍騎士們扛著大炮健步如飛,只花了一頓飯功夫就跑到了底下十二層的寶庫門口。而這時候,聚集在他們身邊的兵力已經有龍騎士四十五人,前任龍騎士一名,矮人工程師八人,精靈圣白樹衛士十五人,外加上好奇過來打醬油的獸人牛頭人巨魔大約兩三百人。

寶庫里的就算真的是深淵宰相鄂倫達爾,外加上他的弟子,面對這樣的陣容也插翅難飛了吧。

幾輪齊射之后,遠古要塞的寶庫大門在一陣轟鳴中徹底倒塌。

我們這算是破壞古董吧?一瞬間就把自己的格調拉到了和綠色和平組織一個水平上了??!陸希心想。

其他人可沒有陸希的矯情,揮舞刀槍一哄而上,撲進了寶庫內,但卻已是人去樓空了。

陸希沒有多話,轉身離去。他既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現在就更沒時間在這里自怨自艾了。仗打完了,至少現在的仗確實是要打完了,但之后的一系列雜事所需要花費的精力,可絕不比一場大戰要來的輕松呢。

陸希和他的小伙伴們又在螺旋要塞上停留了一天時間,確定已經完成了內部的全部清理,并且保證重新獲得了要塞控制權后,這才乘坐七曜極光號返回伊萊夏爾。

龍騎士和獸人將繼續在要塞上待命,等待世界之喉、云中城和列國的后援。當然了,先一步趕到的自然又是墜星海千島四國中最強大的米拉賽克斯王國和布雷登王國的海軍,畢竟有著地理優勢。一個是墜星海(自以為)的話事人,一個是野心勃勃(自覺得)的挑戰者,關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但在進行了一段爭鋒相對額對峙,隨即發現自己簡直就像是傻子。

畢竟龍騎士已經占據了要塞,難不成還能從上百尊巨龍的圍觀下搶寶貝不成?

況且,等到奧克蘭的墜星海艦隊趕到,他們還不是只能老老實實地縮在后面等

不過,這一切,暫時都和陸希沒有關系了。

當陸希趕回伊萊夏爾的時候,已經是1228年11月的最后一天了。事實證明,第四軍團的將士已經被完全調教成了鐵軍。就算是沒有陸希這個最高指揮官,他們也能完美地履行解放者這個職責。

大軍開進伊萊夏爾室內的第一個上午,所有的混亂都被鎮壓了下去。城內的憲兵并沒有多做抵抗,在卡緬斯克準將的帶領下成建制地放下武器投降。

至于門閥派募來的傭兵們,現在連雇主都完蛋了,說不定尾款都收不到了,怎么可能還有那個鐵頭娃會奮戰到最后???實際上,他們的態度比憲兵還端正,早在看到亞絲娜和游擊士們摔著另外一批同行進城的時候,便臨陣倒戈……啊不,戰場起義了。

他們一邊幫著起義軍恢復秩序攻占重要據點——說實在話說,傭兵打治安戰還真的專業,比那些在正面戰場上所向披靡的鐵軍還要專業許多,一邊則忙著了聯絡對面的同行們,看看能不能找到門路在未來聯邦的統治者們面前露露臉。

傭兵們本質還是生意人,而生意人的鼻子都是很敏銳的,現在他們站錯了隊,比對面的同行已經失去先手,那就更得現在努力了。

真正還在負隅頑抗的竟然是門閥派招安來的那些山匪空賊海盜之類的。他們的黑歷史本來就多,之所以能當上豪門鷹犬,后面見不得光的利益更不知道有多少。有這么惡臭撲鼻的沉重歷史負擔,想要再改換門庭就沒那么容易了。

于是乎,這群按理說是門閥派麾下最烏合之眾的那一批,卻是抵抗到最后的。這種抵抗并非什么悲壯的抗爭而更像是歇斯底里地自殺行為,傭兵打不過,憲兵更不是對手,最多能欺負一點手無寸鐵的平民,但卻被隨后趕來的塔蘭大叔的義勇軍,以及各地起義民眾們按著腦袋一頓棒揍,最終造成的損害也不算大。

最頑固的一幫死硬分子退到了舊城區的無人倉庫中繼續抵抗,卻被隨后進城的第四軍團一部直接用大炮犁了一遍。

不得不說,烏合之眾就是烏合之眾,他們要是跑到居民區抓上一群百姓做人質,搞不好還能續上一段時間呢。

總之,在11月28日的清晨到來之前,伊萊夏爾的戰斗便完全停止了。

隨后,來自黑漫城的,維吉亞的,奧克蘭的糧船也都陸陸續續地進入了奧爾索天區,免費配額發放到了所有市民的手中。塞希琉還在正式場合向大家宣布,糧食的配給制最多再持續兩個星期,“聯邦的合法政府”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秩序,還給大家一個穩定而繁榮的伊萊夏爾。

同時,她作為陸希的代表,還頻頻約見了城內各方勢力,譬如塔蘭這種手下突然有了幾千條見過血漢子的實力派,以及商會和文化界等市民中產階級的代表。

理論上,她的身份也只是陸希的副官,軍團內聲望和地位比她高的人自然大有人在,譬如說格瑞瑪上校啊瓦萊里烏斯上校啊,亦或者阿斯特雷少將和帕斯卡少將啊,再或者是正親自押送著后一批糧食物資往這里趕過來的黑漫總督安洛斯先生。

可是,大家卻都研究決定了,真正能代表陸希立場的卻只有塞希琉,反正也就只有幾天時間,由她來替代當然是最好的了。

大概是塞希琉的那張臉蛋雖然很漂亮但看著就清爽氣質也非常的內秀正直,總而言之就不像是會騙人的,大家都愿意信任她。又或許是她和某人的關系其實不算什么太大的秘密,消息稍微靈通一點便一清二楚,以世俗的角度來看,這樣的身份可是比她的任何官階、名位和實力都要有說服力的多呢。

總之,連軸轉了三天總共也只睡了不到五個小時的塞希琉,卻最大程度地穩定住了人心。如果說在此之前,她還只是“陸?!へ悅惪ㄋ固氐呐恕?,那現在,在聯邦乃至于世界的政治舞臺上,她便已經有了屬于“塞希琉··摩爾(·貝倫卡斯特)”這個個體的名望了。

不管怎么說,承受了相當長煎熬的伊萊夏爾市民們終于在半年之后第一次感受到了和平的到來。他們看著已經在首都各處飄搖著薔薇旗幟,覺得這紋章莫名不錯,又華麗又有威嚴,比起增加了許多華麗的附件圖案顯得過于浮夸的芒星旗要順眼多了。

他們當然是近距離目睹了第四軍團的風范,明白這些聯邦前所未有的英武男兒們便是自己的守護者,安全感大生。然而,這樣的安全感其實是有時效性的,跟不可能和幸福感直接拉上關系。

真正讓伊萊夏爾的市民接受薔薇旗幟的,還真的只有隨后趕來的陸陸續續的運輸船,充裕的食物配給,幫他們修繕家園的士-->>(第1/2頁)(本章節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2002福彩3d走势图